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

郭台铭称受骗夏普媒体揣测意在施压或启动新

时间:2018-10-17 16:59:50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郭台铭称受骗夏普 媒体揣测意在施压或启动新合作

南都配图

南都 王海艳

在鸿夏恋告吹1年多后,鸿海掌门人郭台铭突然放炮,自爆鸿夏恋秘辛,并用自己被骗来概括整个事件。

郭台铭的高调似乎昭示鸿海和夏普的恩怨仍未了。鸿夏恋最开始的意向合作基本分为三部分,包括入股十代线、合作电视项目以及入资夏普公司,如今仅有第一项合作得以维继。郭台铭突然自爆被骗了,意图何在?鸿海并未直面回应南都。分析人士告诉南都,郭台铭此举或是向夏普施压,他想要的技术仍未到手,鸿海与夏普台面下可能将启动新的合作。

郭台铭施压夏普

郭台铭拒绝承认自己是那个要吞并日本公司、窃取技术、欺骗夏普的台湾人。他日前在访日期间,公开指责夏普不诚实。

2012年3月,夏普宣布将向鸿海出售约10%的股份,以获取该集团669亿日元(约合44亿元人民币)的增资,鸿海也将超过日本生命保险公司,成为夏普的最大单一股东。但随后,围绕这项合作一波三折。

郭台铭称,在夏普的要求下,双方接触一周就签订了协议,鸿海没做投资风险评估。不过在协议中加注日后要做风险评估的条件;4月夏普股价暴跌,鸿海不愿以每股550日元的高价入股,且签完协议不久,交往最久达1年的町田退居顾问职

郭台铭称受骗夏普媒体揣测意在施压或启动新

,片山改当会长,奥田隆司升任社长。鸿海期望重新定价,但是时任社长的奥田隆司反对。

郭台铭还称,2011年6月1日町田到香港与他会面,主动提出连手对抗韩国三星,片山也用同样的话打动了他,翌年3月的资本合作协议本有含堺工厂液晶面板事业,不准让三星加入的字样,但契约不能有这种条件,于是以口头约定。但随后的事件发展是,夏普接受了三星的出资。

对于郭台铭的指责,昨日夏普并没有回应,同时鸿海台湾总部也向南都表示,对此事不进一步评论。

事实上,时隔一年多,郭台铭再度如此言辞激烈地发声令业界颇为诧异。所谓无利不起早,中华液晶分析师张新岗向南都表示,鸿海与夏普台面下可能将启动新的合作,郭台铭此举也是向夏普施压。郭台铭也称,如果夏普同意鸿海以股票市值购得股权,则明天就可以出资,并保证夏普两年内变成优秀的企业。

投资布局失败

对于没做投资风险评估,业界多位受访者将其视为玩笑话,毕竟如此大规模的合作,鸿海不做风险评估简直不可想象。D isplaysearch中国区经理张兵表示,更像是调侃,在商言商,如果觉得受到欺骗,完全可以依靠法律途径解决。张新岗则表示,郭台铭投资夏普的布局失败,没有做风险评估更像是借口。

鸿夏恋始于2012年,根据最初拟定的协议,鸿海以660亿日元入股夏普十代线的堺工厂37.6%的股权,获得十代线一半产能;以669亿日元、每股550日元的价格入股夏普总社9.9%,成为夏普最大单一股东。彼时鸿海并未有要求董事会席位以及经营权。夏普中国内部人士曾向南都表示,夏普与鸿海的合作可以分为三块,一是堺工厂,该合作已经实现,夏普也收到了款项。二是在和电视等业务方面进行合作,如在中国大陆推出智能。三为鸿海入股夏普。

最开始陷入僵局的是第三项合作,前两项则按期推进。围绕智能的共同开发,2012年6月双方就共同开发面向中国市场的智能达成共识。鸿海还开始生产采用夏普技术的夏普贴牌终端。但好景不长,2013年11月,夏普解除与台湾鸿海精密工业公司的业务合作。目前,夏普与鸿海的合作关系仅限于共同运营生产大型液晶面板的堺工厂。

联日抗韩,郭台铭一直有此思路。让郭台铭失算的是夏普一直在引进合作伙伴。在和郭台铭谈判的过程中,夏普先后引入了高通(79.75,0.56,0.71%)和三星,让三星拥有了3%的股份。从夏普来讲,其害怕鸿海控制夏普,引进多个战略伙伴也是希望起到牵制作用。张新岗表示,郭台铭本想用较少的资金实现控盘,但是目的没有达到,此番表态也是对外释放信号。郭台铭的兴趣点还是在面板。

夏普浓情转淡

但此时的夏普却已不那么需要鸿海了。经历2011、2012连续两个财年的亏损后,夏普在2013年成功扭亏为盈。夏普2013财年(至2014年3月底)报告显示,其2013财年实现运营利润1085亿日元,净利润115亿日元。2013财年的销售额与前一年度相比增长18.1%,达到2.93万亿日元。

原本产业结构最为单一的夏普也调整了业务结构。按照具体业务部门划分,去年夏普数码信息家电事业部营收7333亿日元,同比微增0 .1%,夏普健康环境事业部营收3268亿日元,同比增长5.6%,夏普液晶事业部营收9910亿日元,同比增长17%。夏普方面乐观预计,2014财年销售额将达3万亿日元,营业利润和税后利润分别为1000亿日元和300亿日元。同时,夏普太阳能在时隔5年后,于2014年一季度重登太阳能光伏组件出货量首位。

不过夏普仍然是需要资金的,这也是郭台铭能够旧事重提的原因。南都从夏普此前提供的资料看到,夏普的资本占资产比率长期低于10%。去年底,夏普通过折价售股的方式募资1370亿日元(约合14亿美元),以重建资产负债表。近日,有消息指,夏普还计划在截至明年3月的财政年度内发行新股,集资约2000亿日元。若方案属实,夏普的资本占资产比率,将由目前的约8%提升至最高20%。夏普回应称,正考虑各种增加资本的方案,目前未作决定。

张新岗表示,夏普相对于3年前情况已经明显好转,对于鸿海没有那么高的依赖性。郭台铭似乎有重启入股合作的想法,而对于夏普来讲,夏普仍然希望获得资金支持,但是对于技术外流、控制权非常敏感。甚至从心理层面,被台湾企业控制,夏普管理层很难接受。

鸿海想要什么?

猜想1

重启入股谈判

中华液晶编张新岗表示,鸿海意图用比较少的代价控盘夏普,之前这个目的没有达到。目前郭台铭可能希望继续注资,并扩大股权比例。

猜想2

施压要技术

群智咨询研究总监李亚琴表示,鸿海与夏普迟迟不能谈拢,主要在于价格问题和技术转让。虽然郭台铭拿价格说事,但是其最关注的问题还是技术。夏普在面板领域专利技术丰厚。对于鸿海来讲,其虽然入股了十代线,但氧化物技术等并没有在十代线研发。郭台铭施压可能还是意在技术输入,不一定是入股方式,技术转让和授权都有可能。在三星入股夏普后,鸿海是否入股夏普对面板产业格局影响已不大。

夏普资金腾挪术

债务

2013年6月,夏普有3600亿日元的联合银行贷款到期;2013年9月,夏普要偿还2000亿日元可转换的公司债;2014年3月,300亿日元普通债券到期;2014年9月,1000亿日元普通债券要偿还。

还债

其中3600亿日元的债务,三菱、瑞穗两家日本银行同意对夏普贷款延期至2015年偿还,这其中有500亿日元没有使用;上述两家银行还同意追加融资额度1500亿日元,两者加在一起,夏普具备偿还去年9月2000亿日元债务的能力。去年11月,夏普通过折价售股的方式继续募资1370亿日元。此前,高通和三星的入股则分别给夏普带来99亿日元和104亿日元的资金入账。有消息指,夏普还计划在截至明年3月的财政年度内发行新股,集资约2000亿日元。